妇科男医

第233章旗袍小姐[二]

    拉牛牛小说网 www.la66.com最快更新妇科男医最新章节。

    外面那位自称是童话的旗袍X*J*一直侧耳倾听着里面的动静,发觉里面一X*子沉默了之后,她都有点T*P发麻了,就觉得事态好像有点不对劲,但又不觉得哪里不对劲,当她再度听到里面有声音时,她才松了K*Q*。

    “是这样子的,我们黑虎帮现在最D*的敌R*就是黑白社,我们必须想办法打倒他们,要让一颗参T*D*树S*掉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将在它树GS*用刀轧一圈,让它的营养输送管道断掉,失去营养供给,这棵树就绝对枯S*,不可能再嚣张得起来,”

    顿了顿,邱于庭又继续说道,“这个办法有一点弊端,如果断层S*X*的表P长出来,连接到了一起,树又会再度复活。另一种办法就是将它的G*刨掉!让它彻彻底底地面对S*亡!”

    听邱于庭说完,领会其中意思的朱茜茜就想chaZ*,但又觉得现在这舞台是他们五个N*R*的,她这个弱nv子还是不开K*为妙,她就戴带着腼腆的笑容轻嚼慢咽着七分熟的牛R。

    武娜娜和法斯菲在这种场合向来都是不喜欢说话的,她们就一边C*着盘中餐一边观察着四个堂主的表Q*。

    “老D*的意思是J*我们做掉辛哲和郭东吗?”

    脑子转得非常K*的破壶就开K*问道。

    “这事我以前做过,所以我可能就按照老套思路来思考了,如果可以将辛哲和郭东暗杀掉,黑白社就会像沙子做的碉堡一样,S*哗啦一冲,就变成沙子了,”

    邱于庭笑着说道,满脸的得意。

    “他们行事非常的X*心,不可能这么简单得手的,如果很容易得手,当初朱明在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这样子做了,”

    一脸严肃的黑哨就像他们泼冷S*了,包括邱于庭在内的这五个R*中,他的资格算是最老的,也最有发言权,如果他不帮邱于庭C*理一些帮中事物,估计邱于庭很难管得住黑虎帮。

    “每个R*都会有漏D*的,只要能够找出这漏D*,我们就可以轻易将之击毙,沈帧,我给你两T*的时间搜集辛哲和郭东的活动时间表,确定之后就找我,我们再商议一X*漏D*在哪里再行事,”

    顿了顿,邱于庭又继续说道,“说实话,现在黑虎帮和黑白社算是楠坪市的两D*黑帮,谁都想吞并谁,但又很难一K*C*X*对方这块D*肥R,只能一直发生摩C*,这样子X*去,对双方都不利,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我已经意识到了,我要的不是张开Z*巴将黑白社C*掉,我要的是将这块肥R拉到我们这边,然后想C*的时候就C*,懂了吗?”

    也许是邱于庭这比喻用得太深奥了,他们四个都听得有点闷闷的,让邱于庭有点郁闷,他都想问他们四个有没有D*学毕业了,应该没有吧。邱于庭看着戴着一副眼镜的孙兴,就问道:“你一直没有说话,你有没有什么建设X的意见?”

    “那我就献丑了,”

    孙兴被邱于庭看了眼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就推了推镜框,说道,“刚刚邱老D*说的办法是暗杀他们,其实这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如果你这做法被黑白社的R*知道了,他们可能会发动D*面积的火拼,而不会是简简单单地F从,我这边倒有另一个办法,老D*你听一听,权当耳边风,”

    孙兴笑着,拿着刀叉的手已经靠在了桌子S*,“我们黑帮最怕的就是警察,如果黑白社被警察抓到辫子,再让警察抓到辛哲和郭东,甚至是判他们S*罪,这样子黑白社就不可能和我们发生火拼,我们就可以以高姿态收X*黑白社。”

    “如果有R*不同意呢?”

    沈帧F*问道。

    “那为什么,就像C*一顿饭,你不可能让每一个R*都满意,我们只要能将黑白社D*部分的R*都吸收J*黑虎帮,黑白社自然瓦解,剩X*的X*混混就可以J*行抹杀了,”

    孙兴眯眼笑道。

    听着孙兴说完,邱于庭就意识到孙兴其实是一个深藏不露的R*,一出K*就是金K*Y*言,而沈帧就比他稍差一点,沈帧考虑问题完全没有孙兴考虑得彻底。

    思考了一会R*,邱于庭就说道:“孙兴这确实是非常有建设X的意见,比起让我们的手染X*,估计让警察去抓他们才是S*S*之选,那就这样子决定吧,沈帧,还是由你去搜集资料,只不过搜集的不是他们的R*程表,而是他们的赌场、红灯区、贩毒等资料,尽量详细一些,途径的话……我建议你去找一找黑白社的X*阶成员,还有去红灯区逛一逛也会有收获的,那这事就算告一段落了,来,举杯,”

    邱于庭率先举起红葡萄酒站了起来。

    他们四个R*也站了起来,邱于庭这三个老B*当然也举杯站了起来。

    “为黑虎帮的美好未来G一杯!”

    邱于庭笑道。

    “为黑虎帮的美好未来G一杯!”

    T*饮X*一杯红葡萄酒后,黑哨就继续往自己酒杯里斟酒,并让另外三个堂主也赶J*加满,然后四个堂主就一起举起酒杯再敬邱于庭,异K*同声道:“老D*,谢谢你的栽培之恩!”

    说完,他们就昂起T*灌J*了肚子里。

    看着这四个堂主,邱于庭就发自内心地笑着,将酒杯加满,仰T*喝X*之后就说道:“应该是我感谢你们才对,如果你们不替我管理黑虎帮,我G*本管不住的,我们之间虽然是S*X*属关系,但你们可以J*我邱于庭,可以J*我于庭,我都无所谓,只要黑虎帮稳定发展就成!”

    Q*氛变得非常的融洽。

    一直站在门外的接待X*J*童话就皱着细眉。

    邱于庭刚要坐X*,破壶就举起酒杯敬邱于庭。

    “我酒量差,不能多喝,”

    邱于庭摇手道。

    “这不得不喝的噢,”

    破壶贼笑着,说道,“这杯是我敬各位J*J*的,希望各位J*J*跟着老D*能幸福美满,也希望老D*能早R*抱子,为黑虎帮的X*一任做准备哈!”

    “茜茜J*J*已经怀Y了,”

    法斯菲兴奋地J*道。

    “噢?”

    破壶愣了愣,又往酒杯了加了一杯酒,说道,“那就要再敬一杯了,老D*!”

    面对破壶的盛Q*邀请,T*已经有点晕的邱于庭只好端起酒杯,让破壶帮他加满酒,然后就一饮而尽。

    正是谈完,他们也就非常的放松了,就对着桌S*的菜肴J*行一番扫S,将之都倒J*了肚子里。

    C*了差不多半个X*时,桌S*还有很多的菜,但他们都有点饱了,就一边调侃着对方一边休息着,被调侃得最多的就是邱于庭了,其次就是破壶,喝醉酒的邱于庭把那次和破壶在华莱士相遇的Q*景都说了出来,细节还说得非常的清楚,已经B*在那里不知道那边是西哪边是北的破壶就一边摇手F*对邱于庭的言论一边打着酒嗝,惹得D*家都笑得合不拢Z*。

    聊着聊着,邱于庭就有点意了,就站起S*,道:“我去。”

    朱茜茜见他往外走,她就忙说道:“这边就有卫生间,不要去外面了。”

    有点摇摇颤颤的邱于庭就露出SeM*M*的笑容,说道:“我不仅仅是要去,我还要去解K*,我要去找那位旗袍X*J*!”

    看着邱于庭那副模样,朱茜茜就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就不管邱于庭了,F*正他的意识还算清醒,知道自己不是要去,而是要去寻欢作乐。

    “老D*……”

    满脸赤红的破壶敲着餐桌,嚷道,“老D*,S*那M*们,一副瘙样。”

    听着破壶的脏话,法斯菲就有点鄙夷地看着邱于庭,嘀咕道:“看来N*R*本Se是事实。”

    “见多就习惯了,他们喝酒完都是这样子的,”

    非常从容的武娜娜就笑出了声。

    邱于庭拉开门,用那种Yu火燃烧着的目光看着这个既妩媚又古典的接待X*J*童话,眼镜就盯着她的看,看到那全瘀痕时,邱于庭就冷笑了X*,却是一瞬间的事Q*,他打了个酒嗝,一只手按在童话旁边的墙S*,用那种非常暧昧的眼神看着童话,就开K*道:“漂亮美丽X感的X*J*,我想解手,你能不能带我去?”

    “先生跟我来,”

    童话马S*就在前面引路了。

    童话走向前面的时候,邱于庭还M*了X*她的美T,那种弹X就算是喝醉了酒都能感觉得出来,非常的H*,手都有点捏不住,也不知道是旗袍本S*就痕光H*,还是她的美T太具弹X了。

    “这……这是哪里A*?”

    走了还没有两步,邱于庭就摇摇晃晃地靠在了墙壁S*,继续打这酒嗝。

    “先生,”

    童话转过S*看着醉醺醺的邱于庭,Z*角就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边往回走,边说道,“先生你喝醉了,我扶你去卫生间。”

    邱于庭的左手L*着童话那J*弱的肩膀,他就发觉这个童话看S*去是痕柔弱,但手肘的肌R非常的结实,看样子是经常锻炼的,而且就算邱于庭故意将L*Q*都集中在她S*S*,她还是走得那么的从容,一点也不C*L*,看来她的L*Q*非常的D*!

    邱于庭借着酒意就胡L*挥舞着手,L*Q*更是压向童话,童话依旧非常的轻松。

    邱于庭C*略估计了一X*,这个童话的L*Q*至少是和她不相S*X*的,那就说明是一个经常锻炼的nvR*,运动型的nvR*一般是不会来这种地方做接待X*J*的,除非……

    “你是哪里的A*,漂亮美丽又X感的童话X*J*,”

    邱于庭嚷道。

    “浙江宁波的,”

    童话答道。

    “噢,我T*喜欢那里的西源庵的,湖里特别多的鱼,”

    邱于庭就随意变造出了一个地名。

    “嗯?噢,是,是,我也T*喜欢的,”

    童话脸Se虽然有点不对,但还是非常从容地回答邱于庭这G*本就没有什么T*尾的问话。

    随意瞄了眼童话的面目表Q*,邱于庭就差不多可以推测出童话并不是这里的接待X*J*,而是另有S*份!面对这M*一样的童话,邱于庭的Yu已经开始滋生,T香飘J*邱于庭鼻孔里,邱于庭就吞了K*K*S*。

    拉牛牛小说网 www.la66.com最快更新妇科男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