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血舞乾坤

第七百八十三章

    拉牛牛小说网 www.la66.com最快更新网游之血舞乾坤最新章节。

    <script>p1()</script> ?    不过,这段时间与景辰朝夕相处的月嫣然发现,此刻的景辰十分不正常,甚至可以说景辰现在的模样是从两人认识以来,最不正常的时候,尽管此刻的景辰脸上异常平静,但月嫣然却能感受到气氛的压抑。    不再多言,月嫣然展开了这张折了好几层的信纸,这信纸虽然不小,但里面写的内容十分有限,不过,当月嫣然看完这张信纸上所记载的内容之时,她的脸上已经写满了惊讶,以月嫣然的经历,她实在不敢相信,这信纸之上所记载的一切。    “怎么会这样?”月嫣然一脸诧异的看着景辰,那只拿着信纸的玉手,也是在微微的颤抖,这信纸之上所记载的内容,实在对她的认知产生了太大的冲击,以至于月嫣然固有的认知,都被彻底的颠覆了,她实在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封信,是当初我父母离开的时候留给我的,我的父亲说,当我达到七级实力的时候就可以打开,我也是昨天才打开看到了里面的内容,但我相信,他们不会骗我。”景辰安静的看着前方,月嫣然清楚的看到,他的眼底闪过一抹坚定。    月嫣然心情复杂的缓步上前,来到景辰的身旁,十分郑重的把那信纸折好,放入了信封之内,然后交给了景辰,而就在景辰刚刚接过月嫣然递过来的那封信的时候,月嫣然突然抱住了景辰,尽管景辰的身材比月嫣然高出许多,也要魁梧很多,但月嫣然还是搂住了景辰的腰,让自己紧紧的贴着景辰。    “辰,不管你怎么选择,嫣然永远会站在你身边,支持你所要做的一切,哪怕所有人都与我们为敌,我也是你最坚定的支持者。”说着月嫣然的头缓缓靠在景辰的胸口,那模样似乎在倾听着景辰的心跳一般。    微微一愣,下一刻,景辰的双眸之中瞬间闪过一抹感动,他实在没想到,当月嫣然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她还会如此坚定的支持自己,看过那封景天与月露写给自己的信,月嫣然肯定已经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而此刻的她依旧如此支持自己,这份情谊实在令景辰感动。    “嫣然,我……”    还不待景辰继续说下去,月嫣然缓缓伸出一根手指压在了景辰的唇上,只听月嫣然如梦呓一般的轻声说道,“辰,我们的相识虽然是一场意外,但我希望让这份意外成为我的坚持,也希望这份意外可以伴我一声,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曾经,我知道自己不够强大,只能成为你的累赘,成为你的负担,但我一直在努力,可惜,你的脚步实在太快了,快到我无法企及,我也想过放开你,让你去寻找更适合你的幸福,但是我实在说服不了自己,所以我能做的只有努力,努力不成为你的负担与累赘,我……”    下一刻,不管是月嫣然的声音,还是景辰的声音,都戛然而止,两个人那湿热的唇已经紧紧的贴在一起,虽然对于这种事,两人都是那般的青涩,但智慧种族最原始的本性,却指引着他们,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    这一夜,在这个月光满眼灯火通明的寝殿之内,注定会发生些什么,不过,这一切注定与旁人无关,连夜虫都害羞的停止了鸣叫。    “啊!!!怎么会这样,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月神神使几近抓狂的咆哮着,那原本十分英俊的属于精灵族的面孔,也在这一刻扭曲、变形,一股浓浓的血腥气弥漫了整个神殿,两具残缺不全的精灵族少女的尸骸散落在他身旁。    就在刚才,这位神使大人清晰的感受到,那个自己朝思暮想拥有月女之体的处子,竟然被人给破身了,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的事,要知道二十多年前的那件事,已经让他几乎与月之部族决裂,而此刻再次发生,他,作为月神邪念的集合体,本身就是晦气所生的月神分身,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此刻,他最想做的,就是杀了那个把圣女破了身的杂碎,不过,当拥有月女之体的圣女被破身之后,他已经无法感知到对方的大概位置,这也是二十多年前,他为什么没有与月之部族彻底翻脸的原因。    尽管外界有传言说,他,或者月神殿没有与三大部族中的月之部族翻脸,是因为忌惮对方的实力,尽管有不少月神殿的贤者,都不赞同他对月之部族动手,但只有他自己才明白,为什么当时没有对月之部族动手,因为那时候的他已经感知不到那拥有月女之体者的气息。    其实破去月女之体的方法还有一种,这种方法是连里奥斯都不知道的,那就是破掉月女之体者的处子之身,当纯洁之身被沾污之后,月女之体的副作用自然消散,而被破了身的圣女,也不再可能成为月神殿的圣女。    不过,里奥斯不知道也并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这种方法不要说里奥斯不知道,就算是月神殿的大部分祭祀,也都是不知道的,现在还活着,且知道这件事的,唯有月神殿大祭司,那个连这位月神分身都不敢动摇的存在。    至于这月神神使不敢动大祭司的原因也很简单,那位大祭司的实力实在太强了,与那大地守望者神殿的那三位长老一样,大祭司也是一位神邸。尽管只是低级神邸,但那神格却是大祭司自己修炼而来,并非如大地守望者神殿中那三位长老那般,靠融合而来,也正是因为这个,大祭司的实力要强于任何一名大地守望者神殿的长老,只不过两人,甚至三人联手,大祭司就没什么好果子吃了。    想到那无数年也不露一次面的大祭司,这位神使大人更是恨得牙根痒痒,二十多年前,要不是那位大祭司出面,他才不信那两个人能知道这种破去他感知的方法,而且那段时间,他敢肯定大祭司不在月神殿,至少本体不在,留在这月神殿的,不过是一个分身而已。    “来人!”    半晌之后,月神神使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对着殿门的方向冷喝了一声。    “吱呀”那厚重的殿门一声清响,一名浑身黑衣的暗影猎手走了进来,他丝毫没有去看躺在那里的两具少女尸体,就那么踩着那二人飞溅在地上的碎肉,来到月神神使面前,躬身一礼,道,“大人找属下有什么吩咐?”    略一沉吟,月神神使道,“一会儿,你让人把这里收拾一下,之后,去告诉你们的首领,让他查出杀了上批人马的势力情况,以及其核心所在地,就跟他说,这次我要亲自前去处理。”说完他挥了挥手,示意那暗影猎手离开。    “是!我这就去办。”说着缓步朝殿门退去,来到殿门旁时,转身闪出了神殿,他是被首领派来保护月神神使的,说是保护,其实是做什么的,只有他自己心中清楚。当然,这件事做得极其隐秘,就算是月神神使都是不知道,他与大多数暗影猎手,其实都是大祭司的人,不过这其中的缘由,就不是一时半会能说得清的了。    颇有深意的看了那殿门一眼,这名暗影猎手快步离开了这里。    这个看似平静的初夏之夜,风静静的吹过月歌林海,也吹过迦玛城,在这个夜晚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没人会想到,这个大陆数千年的平静,就在这一刻,即将产生某种变化。    昏暗而破败的神殿之内,一道被黑袍包裹着的身影立于其间,没有人知道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多久,如果不是他那双闪动着摄人光芒的眼球还在动弹,恐怕所有看到他的人,都会把他当成这神殿之中的一尊雕像,不过,如此破败的神殿,很难想象是否还有人能找到。    突然,那身影的口中发出了一个极其难听的声音,“怎么样?他们两方面人马打起来了?”不管怎么看,在这破败的神殿之内,都再没有任何一个身影,这人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一般,看上去是那般的诡异。    “启禀主人,月神殿那边派出去的暗影猎手已经都被景辰杀了,而暂时没看出来月神殿有什么其他动作,也没见暗影猎手再有调动。”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划破这沉寂的神殿,显得那般突兀,而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这里依旧没有另一个身影。    “呵呵。”被称为“主人”的那道身影似是一笑,那声音太过难听,连是否是笑声都无法分辨,旋即,他平静的说道,“那位神使大人对自己太自信了,天真的他还以为自己真能控制那些月神的忠实走狗,但我想他也不会放弃对付景辰的,先让他们狗咬狗一会,我们就看戏好了。”    顿了顿,这人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一般,突然问道,“那个有神级实力的老家伙现在怎么样了?难道那白痴还没准备动手除去他?”声音之中也透着一丝凝重,如果说月神殿还有谁能让他忌惮的话,恐怕也就是那位靠着自己努力,淬炼了无数岁月,以普通精灵之身成就神格的大祭司了。    这位大祭司虽然只是一名普通精灵,但在这个时代,绝对算得上巅峰实力之一,饶是此刻这人也不得不重视,毕竟,他现在的实力比之当初全盛时期相去甚远,而且也没多大可能容许他拥有那般强大的实力。    “还没有动手,属下猜测,他应该是想得到月神神格之后,在寻个时机对付那大祭司,否则以他现在手中的实力,如果与大祭司硬拼,恐怕也是惨胜。”汇报情况之人猜测道,不过听到他这猜测,那人却是摇了摇头。    “幽影啊幽影,不是我说你,你的目光还是那般短浅,那废物现在如果去找老家伙拼,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让那老家伙伤筋动骨而已,至于说惨胜,这个你实在太抬举他了。”说着轻蔑一笑,显得十分不屑。    “主人,那暗影猎手虽然实力不如大祭司,但集合全族之力发动合击,恐怕那大祭司也要……”    微一摇头,今天的这人好像十分有耐心一般,对他口中的幽影道,“你说得没错,如果暗影猎手真的把他当成月神现世的使者,确实会帮他执行一些看似荒唐的事,但你要明白,那些暗影猎手也不是傻子,从远古时期存在至今的族群,怎么会被他一个冒牌货骗住?现在的暗影猎手之所以没有揭穿他,不过是在寻找机会救出月神而已。”    “当然,我不否定那神使确实能控制一部分暗影猎手,不过,这一部分在整个族群之中,绝对是少数,恐怕这个少数,在这些年里,也纷纷死于各种各样的任务,现在所剩的绝对不多,所以我才说,如果那废物动手,最好的结果是让大祭司重伤,可能连这种结果都是很难达到的。”    “主人英明。”听了这人的话,那不知隐藏在什么地方的幽影道。    “好了,你回去吧,如果有什么情况,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还有就是,对于那废物,你不要帮他处理太多事,否则被那个老家伙盯上,连我都救不了你,懂么?”说到最后那人的声音也透着一股凝重的味道。    “是,主人,属下明白,属下告退。”话音落下之时,几声轻响传来,那一直没有现身的幽影显然已经远去。    “在规则之力下,就算是创世神也要陨落,何况你这种极端弱小的神邸,而当你接受天罚之时,我的机会也就来了,哈哈……”那身影如若自言自语一般缓缓说道,话音落下之时,还发出一阵震天的狂笑之声。    “你是说杀了我派去那些暗影猎手的人,不过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小毛孩?难道你觉得我就那么好糊弄?”一间明亮的神殿之内,月神神使一脸冰冷的看着面前跪着的,连头都不敢抬之人,尽管这人浑身都在微微颤抖,但他却没有否定自己刚才所说的话。    “大人有所不知,这少年虽然年纪很轻,但其实力却是异常强大,是大陆上近千年来都难逢敌手的绝世天才,小小年纪传说就有六级巅峰,甚至七级初阶的实力,不但如此,他还是一位七级附魔师,背后还有圣灵帝国为其撑腰。”那跪在地上之人急忙向月神神使解释道。    “哦?”听到这人的解释,这位神使大人也是来了兴趣,说到底,他依旧是一团秽气,并没有实体,之所以能够凝实成型,还是靠着处子的鲜血,来完成一些特殊的秘法之后,才能支撑他的实体,如果能拥有这么一位少年强者的身体,那倒是少了他不少的麻烦。    不过,想是想,他也不是傻瓜,如此实力强横的少年,想要抓活的又谈何容易,除非是能把对方骗到月神殿来,否则想要夺取那少年的身体是无望的了。    念及此处,月神神使眼睛不由一亮,因为过几天,就是月神殿一年一度的月祭,到时候如果那少年来到这月祭现场的话,那他夺取少年身体的想法,恐怕也是有机会实现了,不但如此,他还可以好好折磨一下,那个让他的心情从喜悦,瞬间跌入谷底的女子。    “你去安排一下,让那迦玛城月家的人务必来参加几天后的月祭,而且一定要保证,今年的月家队伍中有那两个人,明白吗?”月神神使声音冰冷的喝问道。    “是,大人!”见这位要命的大人并没有继续追究下去,这跪在地上的人紧张的心情也是一松,既然已经开始安排自己的任务,那其他的事这神使大人自然不会继续追究下去。    果然如他所料,当月神神使安排完他的任务之时,微一挥手,对他平静的说道,“既然知道了,你就下去吧,如果这件事要是办砸了……哼哼!”说着他冷哼两声,没有继续说下去,而那原本跪在地上,心情刚刚轻松一点的那人,整个人陡然一颤,急忙应道,“大人放心,小的一定把这件事办好,肯定会办好的,大人放心!”    “嗯,去吧。”说着月神神使一挥手,对于这人的生死,他并不是十分在意,而且在当前这个时候,杀了他于事无补,不如好好利用一下,说不定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不过,这些都是这位神使大人心中的想法,旁人自然不得而知。    一场围绕这景辰与月嫣然,以及精灵月家的阴谋,正在悄然间铺散开来,而作为当世人的景辰等人,还在忙碌着迦玛学院的事。    :。:

    拉牛牛小说网 www.la66.com最快更新网游之血舞乾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