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907章 出嫁(1)

    拉牛牛小说网 www.la66.com最快更新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节。

    清舒的全福人自然非严氏莫属了。

    封小瑜看到清舒绞脸时眉头都没眨,赞叹道:“你真太能忍了,我当时疼得眼泪哗哗地落啊!”

    清舒笑着说道:“我练武的时候经常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这跟习武时受的上比起来并不算什么。”

    若是以前封小瑜肯定会说习什么武。可清舒这两次遇险,都是靠着一身武功避开所以也没再说这样的傻话了。

    封小瑜还是赞叹道:“那也是你能忍,换我就吃不了这样的苦了。”

    见她一直嘀嘀咕咕说个不停,严氏一脸嫌弃地说道:“你去拿个苹果来。”

    出嫁的时候新娘子手里是要捧着苹果的,寓意平平安安。

    等封小瑜去拿苹果后,严氏不由与清舒说道:“这孩子在家时话就特别多,嫁人以后都成话痨了。”

    清舒笑着道:“那也没办法。在关家也没个能与她好好说话的人,见到我们自然要说个尽兴了。”

    她跟关家的人还不熟,有些话自不好与她们说了。

    严氏满脸笑意地说道:“有时候我都嫌她烦,也就你性子好能听她喋喋不休的。”

    开了脸接下来就是梳头发,头发也是严氏帮着她梳的。她一边梳,一边说道: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有尾,富富贵贵。

    严氏这些年不知道做了多少次的富贵全人了,所以对这套流程很熟悉。

    给清舒上妆的是京城最负盛名的丰娘子,之前斓曦与小瑜出嫁也都是她上妆。

    清舒这段时间也喝了许多汤汤水水,皮肤白里透红嫩得能掐出水来。

    丰娘子笑着说道:“林姑娘,你长得美皮肤又好,我就不给你化浓妆了。”

    只有长得普通的才需要化浓妆,像祝斓曦跟清舒这类的美人只需淡妆遮了她们的一些短处,就能美得天怒人怨。

    清舒笑着说道:“丰娘子,你觉得怎么样好看就怎么弄,我都听你的。”

    她虽然也会上妆,但丰娘子在这一方面是行家自是听她的。

    封小瑜看着化完妆的清舒,不由赞叹说道:“清舒,我算是明白为何你的牡丹画得那般好了。”

    清舒一脸疑惑:“什么?”

    “因为你就是一朵牡丹啊,一朵国色天香的牡丹。”

    这夸奖还真另类不过清舒很喜欢,因为牡丹代表富贵吉祥,

    上完妆换上嫁衣。

    这嫁衣是请的成衣坊的绣娘做的,上面应清舒的要求绣的图案是凤穿牡丹。耗时半年,有三个绣娘完成。

    穿上嫁衣,封小瑜感叹道:“清舒,我敢保证等会符景烯揭了盖头后,保准会看得目不转睛。”

    不过她成亲的时候,关振起用秤挑起盖头时候也看呆眼了,也不枉费她吃了几个月汤汤水水还瘦了身。

    坐下后,封小瑜压低声音问道:“清舒,你饿不饿啊?”

    清舒好笑道:“早饭离现在一个时辰不到,哪就饿了?你当我是饭桶啊?”

    她早上吃得可不少,两个蛋一大碗羊肉饺。不过防备等会会饿,她早就准备好了糕点了。那些糕点只有拇指那么大,可直接放到嘴里。

    “我这不是怕你饿吗?”封小瑜说道:“清舒啊,这离金鱼胡同只十来里的路很快就到了。所以啊要在花轿上坐着难受,忍一忍就过去了千万别吐啊!”

    安安有些纳闷地问道:“小瑜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清舒倒是知道她为何这般说:“她说的是颠花轿。就是就是在半途轿夫左摇右晃使花轿不稳,让新娘在轿子里坐不稳。”

    左摇右晃的,可不就容易吐。

    安安还真不知道这风俗:“那新娘子岂不是很遭罪?干嘛要这么折磨新娘子。”

    封小瑜笑着解释道:“不是故意折磨新娘子,这也是为了增添喜庆的气氛。只要新郎官告饶或者给红包,轿夫就不会再颠了。”

    就在此时,陈妈妈在外扬声道:“来了,新郎官来了。”

    封小瑜赶紧叫道:“盖头、快拿盖头来。”

    看到床上没有,封小瑜赶紧叫道:“盖头呢,盖头在哪里呢?”

    清舒忙说道:“在衣架上挂着呢!”

    盖头刚盖上,严氏就走过来说道:“铜镜还没戴上,快将盖头掀了。”

    严氏帮清舒戴好铜镜,然后叮嘱道:“走了一半的路,就将铜镜转到后面去。”

    清舒点了点头。

    重新又坐回到床上,封小瑜在旁乐呵呵地说道:“你刚才怎么不记得自个没戴铜镜了啊?”

    清舒嘴角一勾:“当然是紧张得忘了。”

    “终于看到你紧张的样了,真是不容易。”封小瑜说道:“你力气那么大等会别将苹果握太紧了,我怕你将它弄坏了。”

    安安有些无语地说道:“小瑜姐姐,我怎么发现你比我祖母还爱操心呢!我姐又不是三岁孩子,哪会将苹果握坏掉啊!”

    “我这不是以防万一嘛!”

    坚决不承认她是怕清舒失手将苹果给捏坏掉,倒不是封小瑜爱多想而是易安以前就干过这样的事。

    外面锣鼓震天响,不用人回禀就知道新郎官过来了。

    很快,外头就响起一阵杂乱无章的脚步声,清舒听了心速加快脸也不由一片通红。

    符景烯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喜服,冷峻的脸庞也在喜服的映衬下柔和了几分。

    飞快地走到床边,符景烯目不转睛地看着清舒:“清舒,我来了。”

    新娘子是不能说话的,她只是点了下头,盖头随着她的动作前后晃动着。

    封小瑜将清舒扶起。

    符景烯想过去替代了封小瑜扶她,却被严氏拦住了。

    见符景烯看着她,严氏笑着说道:“新郎官,你得给新娘子鞠个躬才能带了人走。”

    符景烯想也不想,立即躬身给清舒鞠了一个躬。

    严氏笑得不行,将红绸塞一头递给他说道:“把另外一头放到新娘子手里,将她牵去大堂。”

    符景烯才不愿用红绸,说道:“我牵着清舒的手就好了。”

    这迫不及待的模样,严氏一边笑一边说道:“可以可以,只要新娘子不反对。”

    而封小瑜却是狠狠地瞪了一眼关振起。哼,在这方面比符景烯差远了。

    拉牛牛小说网 www.la66.com最快更新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