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行者在都市

13-18

    拉牛牛小说网 www.la66.com最快更新异能行者在都市最新章节。

    第13章 墓地

    项乐天不为所动:“哼,你想趁我转头然后袭击我?”

    东南摇头,说道:“不不不,对付你不用偷袭,让你回头只是想让你死的明白的一点。【..】”

    项乐天这才感觉不对,但仍不敢转头,大叫道:“彩毛!彩毛!死哪去了!”

    项乐天看到东南那似笑非笑充满调笑的表情,心中暗道不妙,僵硬的把头转过去一看。

    一只砂锅大小拳头朝眼睛打来。

    这一击重拳,令项乐天瞬间昏厥过去。

    东南见状不满道:“我去,这么凶残干嘛,我还有很多骚话没说呢。”

    光头无语道:“老大你看看时间好不好,那边彩毛结完账很快就有人上来收拾了,咱们再不走等会被发现了怎么解释。”

    东南说道:“好吧,先把这小子给我带到小树林里面去,看我如何为所欲为。”

    光头正要把项乐天带走,听到这话突然一顿,回头道:“老大,对一个男人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这么说好。”

    东南说道:“哼,像你们这种连食物与翔都无法摆正态度的低级生命层次,又怎么能看透我的想法呢?”

    耗子一旁低声道:“老大轻描淡写的把自己对翔的态度轻松说出来,而且还似乎没有对他要在树林里对一个男人为所欲为作解释。”

    成是非虽然还没有把自己融入到这个小团体中,但怎么说也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在福祸这方面还是得多着想。

    成是非劝道:“我说各位,你们在这么水下去,且不说读者的态度,楼下的f w人员可是要马上上来了。”

    东南说道:“那我们先走吧,孔老师你有没有找到藏人的地方。”

    孔老师没有多说点头确认,五人组夹着项乐天和彩毛就这么往楼下去了。

    正巧一个f w生从楼梯上上来,撞见东南等人,随口问道:“这两哥们喝的这么醉呢?”

    东南摇摇头道:“哪有,滴酒没沾,只是我们刚才聊天聊到他们老家,他们一想起家乡,那两眼就泪汪汪,这不睡着了吗。”

    &nb生说道:“原来这样啊。”说完,f w生便去收拾碗筷了。

    东南见事情摆平,使了一个眼色,五人赶紧往楼下走。

    刚才的一番对话可没有表面上看去那么简单。

    因为东南压根没有点酒,如果回答喝多了,那么以后f w生察觉到异样,这就会暴露东南他们。

    虽然这样概率很小,但东南还是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五人组就这么带着两个晕过去的人有惊无险的离开了城市,赶往郊区。

    人烟稀少的马路上,一辆破旧的面包车正在上面行驶着。

    里面坐的正是东南一干人等。

    孔风看着窗外的景色,突然眼睛一亮,说道:“停,到了,就是这里。”

    众人下了车,又步行了一阵,才来到孔风所说的地方。

    东南表情古怪,不确定道:“孔老师,你确定是这个地方?龙城第一墓地?!”

    光头、耗子、成是非也是一脸不善的看着孔风,这挑选地址选到这也是没谁了。

    孔风讪讪然说道:“之前先生(孔风对东南的称呼)说要挑个易守难攻的地方,我就记得这么一个地方好像符合先生的条件。”

    东南听完解释后笑道:“哈哈哈!还是孔老师了解我啊!把人绑架到目的上果然很符合我气质,小的们随我进墓地!”

    东南一挥手率先往里走了进去,后面的人紧跟其后。

    这龙城第一墓地是公墓,平时来的人也多,但好在现在正值午后,大家都还在吃饭呢,没人会来。

    也就这趁着这个时间点,东南等人走了一阵子,来到半山腰,在上面也没必要了。

    东南望着躺在地上头碰头的项乐天、彩毛两人,摸着下巴道:“光头你是用了多大的力气这两人还没醒?”

    光头一听不对,委屈道:“这哪能怪我啊老大,我已经很控制了好吧,明明是这两人体质不行才对。”

    东南瞥了一眼光头,带着杀气:“你长大了是吧,敢质疑我的判断了?”

    光头立马就怂,低着头道:“是我太用力了!抱歉!”

    东南这才满意点头放过光头,又看向躺在地上两人,看了一阵子,说道:“光头你去弄一桶水来把这两人泼醒。”

    光头心中一块石头放下,迫不及待转身就走,但没走几步又赶紧回头。

    光头说道:“老大,没有桶装水啊。”

    东南带着杀气的眼睛再看向光头,说道:“如果什么都给你准备好了,我还要你干嘛?!”

    光头脸色一变,严肃道:“老大说得对!我这就去找桶装水!”说完,光头马不停蹄的往山下赶。

    成是非一旁低语:“没想到老大(成是非在暴力之下不得不改口)叫别人做事能达到这种不仅让人心悦诚服,还能做到仿佛自己不做就是理亏的地步。”

    东南此刻仿佛听力特别好,锐利的眼光移到成是非这,问道:“你在说什么?!”

    成是非脸色变的惨淡,心中暗叹,早知道我就不多嘴了。

    成是非眼睛四处乱瞟,看见地上的项乐天、彩毛两人的下场,灵光一闪。

    成是非说道:“额我刚才说能遇见老大而且加入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真是我的荣幸啊。”

    东南听了却是一脸失望:“我还以为你会说被我的人格魅力感动想要接近我才加入非人中心的呢。”

    成是非听了笑的很假,说道:“呵呵,是吗。”说完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暗叹好险。

    东南又接着道:“没想到,我的魅力居然大到你都不好意思说出口藏在心里,你那蹩脚的借口我一眼就看穿了!”

    就在成是非想着该怎么接下去的时候,一位身材魁梧,九尺男儿,宛如天神一般的救星从山底赶来。

    此人正是光头。

    光头手上提着一桶水一步做三步走,脸不红气不喘的把一桶水放到了东南面前,然后静静的站在旁边等待指示,他现在是不敢在多说话了。

    每日一更,稳定更新,求收藏o(n_n)o

    (本章完)

    第14章 银行卡

    正值午后,风和日丽。【全文字阅读..】

    龙城第一公墓山腰中间,几个青年人围在一起。

    东南接过水很轻松的晃了晃,这大约十升左右的大桶水在他手里就和一杯水没什么区别。

    这不仅仅是东南平时锻炼的效果,还有异能带来的好处,虽然东南的绝对魔免还算不上异能,但也是异曲同工。

    异能给异能行者带来的好处不仅仅于异能,还有体质这方面的改变,可以说是在不断进化。

    因此东南才会经常说他与别人的生命层次不一样,这倒不是小瞧或者嘲讽,而是事实如此。

    话说回来,东南晃了晃水后露出邪恶一笑。

    东南将水桶对准项乐天倾斜,流出一点点水,平均的浇在项乐天脸上。

    倒了半桶,项乐天依旧还是昏迷状态,动也不动。

    东南将水桶里剩下的水一次性泼在项乐天身上,然后说道:“你要是再不醒来,我就得用别的办法了。”

    众人齐齐看向项乐天:你小子竟然装昏?有种!

    没想到过了片刻,项乐天还是一动不动,仿佛还在昏迷状态。

    东南一声冷笑,握紧拳头高高跃起然后一记重击打在项乐天肚子上。

    项乐天身体动了一下,除此之外还是没有别的反应。

    耗子见状问道:“老大,不会他真的还没醒来吧?”

    东南听后面色凝重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说到这,东南停顿了一会,众人则倾听着东南的后文。

    东南挠了挠头,说道:“那我刚才的举动岂不是特别尴尬?”

    此话一出,成是非瞪大眼睛道:“合着刚才你是猜的啊!我还以为你知道他在装昏呢!”

    东南毫不客气瞪回去,说道:“我猜的又怎么了?!你有意见么?!”

    成是非立马就怂了,连连摆手:“没意见,没意见。”

    耗子问道:“那我们接下来敢怎么办,是先通知他爸呢还是先把他叫醒。”

    东南想了想说道:“通知他爸做准备,半个小时后希望这片墓地活人不超过八个。”

    耗子从项乐天身上搜出一部手机,正巧是指纹解锁。

    耗子拿着项乐天的手指逐一试过去,密码便解开了。

    正要拨打dian ha,耗子突然想起,说道:“诶,老大,这片墓地活人不超过八个,那岂不是说让他一个人来?”

    光头这时插嘴道:“你怎么那么笨呢!老大、孔老师、我、你、成是非、项乐天、彩毛,这不就七个人了么。老大说不超过八个人很明显就是让项林一个人来嘛!”

    东南斜眼看向光头,说道:“你觉得把一句话解释成废话显的你很聪明是吧?!”

    这句话已经暗藏危机,没想到光头还不自知。

    光头还居然一脸得意的摆摆手:“哪里哪里,还是老大教的好!”

    东南反手就是一巴掌往光头头上招呼,怒道:“教你的头啊!你这点智商就不要拿来奉承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和你一样蠢呢!赶紧去装你的水啊蠢货!”

    光头捡起水桶就往山下跑,心中还在郁闷到底是哪里说错了,耗子不也是这么做的吗?他怎么就没被打呢?

    看到光头离开,东南那阴沉的脸色才恢复正常,说道:“这家伙能拉低咱们非人中心整体智商,也是难得一见的人才啊。”

    再看向正在拨打dian ha的耗子,东南问道:“打通了没?这项林就这么忙?连儿子dian ha也不接?”

    耗子摇摇头,说道:“不知道呢,也不知道这些有钱人的毛病,再打一下吧。”

    过了一会,光头重新带着一桶水回到大家的视线里。

    东南接过水桶反手一扣,直接简单粗暴的扣在项乐天脸上。

    转眼间,项乐天就醒来了,只不过是被水呛醒的,但这对东南来说无所谓,能醒就行。

    项乐天一连打了几个喷嚏,才重新打量周围的环境。

    漫山遍野的墓,以及几个神色不善的人。

    项乐天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声音颤抖道:“那那啥,把我带到这是想干什么、”

    光头学着东南平时的语气冷笑道;“哼!你说你一个男的长这么清秀被我们几个大男人带到这荒山野岭没有人的地方,你说要干嘛呢?!”

    这话一出,项乐天心顿时拔凉拔凉的,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

    而耗子、孔老师、成是非三人则是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光头。

    果不其然,东南这下话也懒得说了,360°转身一脚旋风踢将光头踹飞,这是真的被踹飞起来。

    光头着陆之后又顺着阶梯往下滚了十几米。

    这一幕在场的几位异能行者除了同情和幸灾乐祸也就没有别的表情了。

    但项乐天他不知道啊,在他眼里东南的形象已经成为一个狠的连自己人都杀的反派了。

    项乐天吓得又往后缩了一点距离,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

    听到钱这个字眼,东南的眼神都变得非常亲切,温和的说道:“钱这种东西我虽然很喜欢,但是也不是什么钱都能打动我的,你明白的。”

    说实话,众人已经对东南的变脸已经非常习惯,但还是第一次看到东南露出这副表情而且还是对钱。

    耗子轻声道:“原来老大喜欢钱啊。”

    东南的听力何其敏锐,看向耗子说道:“怎么?你打算还我那98765元钱了?”

    耗子一听,这数目不对啊,连忙反驳:“老大,这98765元不仅仅是我一个人要还的啊,怎么能算我一个人身上,还有光头呢!”

    东南听了,点头道:“原来你和光头是每人欠我98765元,我记住了,到时候记得还。”

    好吧,耗子不想反驳了,在这么说下去,不知道会多欠多少钱。

    项乐天见有机会,说道:“我有钱,我卡里还有几十万全部给你!”

    东南说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虽然我工资低!但我绝对不会去拿不义之财!”

    这句话刷新了周围人对东南的认知,没想到东南还是有如此执着的人。

    东南接着道:“但如果是我在地上捡的还没有人要,那我会考虑考虑。”

    项乐天还以为东南视金钱如粪土,没想到却是这样,不过也好。

    项乐天连忙从上衣里面一个隐秘的口袋里拿出一张镀金的卡往地上一丢。

    东南示意之下,耗子捡起。

    东南又道:“如果有人恰好背圆周率的其中六位数字,而刚好对应卡的密码那就更好了。”

    项乐天说道:“**64**。这下能放我走了吧。”

    东南没有理他,对耗子说道:“把它捐了。”

    耗子有点不敢相信,这还是东南吗?把它捐了?!难道又是什么暗话?

    东南这下很肯定的说道:“把它捐了,贫困山区什么的,我们虽然工资低点,但这种来历不明的钱千万不能拿。”

    耗子点点头,掏出手机转账去了。

    每日一更,稳定更新,求收藏o(n_n)o

    (本章完)

    第15章 几十万

    东南能面对几十万大洋做出如此抉择真是让在场所有人敬佩。【..】

    项乐天说道:“现在能不能放我走了?”

    东南嘿嘿一笑:“这怎么行,把你带到这又不是为了这点破钱。”

    众人听到这话一阵汗颜,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听到钱两眼冒光。

    项乐天疑惑道:“那你想做什么?难道想le so我爸?”

    东南说道:“猜对了,可惜没奖励,你呢就老老实实呆在这,看看你老子用什么办法来救你。”

    项乐天听后笑道:“呵,我说你干嘛绑架我呢,原来是想要对付我爸啊,那恐怕你的计划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东南听了饶有兴趣道:“哦~,此话怎讲?”

    项乐天似乎确认自己不会有危险,自信道:“我爸给我安排了不少保镖,你难道不知道吗?”

    耗子笑道:“就那帮酒囊饭袋?现在估计还在城市里满大街找你呢。”

    东南也是嘴角带着笑意看着项乐天,静等下文。

    项乐天脸色稍微阴沉,但自信依旧不减:“哼,那帮废材怎么能和王叔比呢。”

    “王叔?!”东南听到这么一个词汇,就算再傻也知道王叔这个人不简单了。

    东南问道:“王叔又是什么人?”

    项乐天轻松道:“嘿嘿,除非我遭到生命危险,王叔是不会轻易出现的,所以,你们几个还是好好地对我,不然,等王叔出手,你们就死定了。”

    东南严肃道:“莫非,这个王叔就是道上令人闻风丧胆,武力超群的王叔?”

    项乐天听到东南这么说,更是嘚瑟了:“不错,难道你也认识?”

    其他人发现这个王叔似乎非常不一般,否则不至于东南都露出这副严肃的表情。

    孔风担忧的说道:“先生,难道这个王叔真的很难对付?要不就算了吧。”

    东南没有理会他们,自言自语道:“若这个王叔真的是将信用的人,不到你受到生命危险不出手,那我们还不至于死的太惨。”

    项乐天应道:“不错,你们现在赶紧好好招待我,我等会让王叔出手轻一点,留你们一命。”

    东南看着项乐天的眼睛突然多出一丝戏谑之意。

    项乐天被这么看着有点不舒服,问道:“看什么看?再看等会让王叔把你眼睛挖下来!”

    东南如猫看着老鼠一般,冷笑道:“呵呵,是么?真是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耗子见局势似乎有了点变化,问道:“老大这又是怎么一回事,那王叔难道你有办法对付?”

    东南接着冷笑道:“既然这兔崽子不死,那个所谓的王叔就不动手,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打他一顿不至于有生命危险吧?”

    耗子跟了东南个把月立马心领会神,说道:“还是老大聪明,这样说的话,那我们就先讨点利息?”

    东南一脚踩着项乐天手上,发出‘咯吱’的声音。

    东南说道:“讨利息,这个说法我喜欢。”

    孔风看见这一幕不由皱眉:“先生,祸不及妻儿,这样不太好吧。”

    东南摇摇头,脚上的力更大了:“孔老师,你只知道祸不及妻儿却不知道斩草要除根么。

    你现在放他一马,十年之后,他又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来索取你的性命,这种没必要的可能我是不会让它出现的。”

    孔风听了沉默不语,不知道心里想什么。

    东南也不管他,这种事情经历多了就想通了。

    重新看向项乐天,此时他的表情因为从手传来的痛苦变得狰狞无比,眼中满是仇恨和怨怼。

    东南说道:“看样子你那个王叔果然是一个重信用的人,说不到你哟生命危险不出手就不出手。”

    项乐天咬牙切齿道:“有本事就杀了我啊!废物!杀了我啊!”

    东南从项乐天右手挪开,踩向他的左脚,说道:“杀了你?你以为我和你一样蠢呢?你这条命现在还有点用。”

    项乐天被东南踩得疼的说不出话,满头大汗,脸色通红。

    过了片刻,东南一脚踢向项乐天脑袋,令他瞬间昏厥过去。

    东南转身看向光头滚下去的方向,不耐烦道:“这蠢货怎么还没回来,不会栽了吧。”

    就在此时,光头的声音传来:“老大!我抓到了!”

    紧接着,光头才从老远的植被中走了出来,肩上还扛着一个人。

    光头登登登三大步就走了上来,将肩上那人往地上一丢。

    现在东南才发现,这人嘴里还塞着一块不知道从哪来的抹布。

    东南伸手取出,问道:“你就是那个王叔吧?”

    王叔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声音铿锵有力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王石是也!”

    东南平生最看不惯这种死到临头还说话那么硬气的人了,因为这样会搞的东南跟个反派似得。

    东南说一句一个巴掌招呼:“行不更名是吧!”

    “啪!”

    “坐不改姓是吧!”

    “啪!”

    “王石是吧!”

    “啪!”

    这么一套下来,王石被打的晕头转向,满眼金星。

    休息了一会感觉天旋地转没之前那么厉害了,王石说道:“哼!我跟了项总三年,项总行的直坐的正,是一个正经的商人!我说了要保护他儿子就是死也要死在他前面。”

    东南赞道:“好一个义,我呸!好一个忠心护主的狗奴才,你可知道项林那老贼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

    王石有点激动的说道:“污蔑!纯粹的污蔑!”

    东南还想说点什么,耗子看着手机突然说道:“老大!我查了项林的资料,数据说明项林在五年内已经跻身加入世界五十强富人行列。”

    东南感觉有点不对劲,问道:“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耗子说道:“也就是说你刚才捐的那几十万来路明确,而且是货真价实的几十万。”

    光头也有点了解刚才的事情,惊讶道:“哇塞!老大你刚才捐了几十万出去啊!真不愧是老大,换我我就不捐了。”

    这些话从表面上来看似乎是赞扬,但东南何许人也。

    他是实打实的喜欢钱,之前捐钱的行为那不是以为钱有问题嘛。

    东南万万没想到这钱居然比真金还真,这下他后悔了。

    东南抱着一棵树拿头不停的撞击,一边撞还一边说道:“我怎么就这么傻呢!这可是几十万啊!”

    每日一更,稳定更新,求收藏o(n_n)o

    (本章完)

    第16章 王石

    王石见了不屑道:“真是土包子,连几十万都没见过。【阅读..】”

    这话说出来,耗子他们倒没什么想说的,只是心中替王石默哀。

    东南看了一眼王石,也不恼,说道:“对了,这家伙身上不会没有钱吧,给我搜!”

    立谈之间,一张普通的银行卡从王石身上搜了出来。

    东南说道:“密码多少?”

    王石也是硬气,就是不说:“不知道!”

    东南笑道:“哼!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没有办法了?耗子!破译器有没有带!”

    耗子讪讪然说道:“忘带了”

    东南声音提高八度:“忘带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幸亏我带了。”

    只见东南从身后拿出一个计算器般模样的东西,上面有一个显示屏,显示屏下面一个卡槽。

    东南拿着银行卡往卡槽里面一划,显示屏上就多出了六个数字,这就是密码了。

    王石见到这一幕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道:“这这怎么可能!”

    东南讥笑道:“没见过高科技吧?土包子!不可能的事情的多了去呢。”

    东南将破译器收了起来,又说道:“现在这个王石也没有用了,还留着干嘛呢。”

    耗子一唱一和道:“不知道啊,不如杀掉吧,留着也没用。”

    王石听到这话哪能沉得住气,连忙道:“别!我还有用!”

    东南似笑非笑的看着王石,说道:“哦~,你还有用?!什么用?暗中通知项林的人来呢,还是准备逃走?”

    王石脸色瞬间煞白,一滴豆大的冷汗从耳边流过。

    王石支支吾吾道:“我身上什么也没有,怎么可能通知别人。”

    东南眼睛一眯,说道:“我只是诈你一诈,没想到你丫的看起来真的是有暗自通知!”

    王石双眼瞪大:“你!”

    东南一脚踢向王石:“你什么你!给我打!”

    众人一拥而上,王石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墓地,或许这就是鬼哭狼嚎了。

    片刻后,东南手上拿着一个绿豆大小黑色的对话器,轻轻一捏,对话器bao she出一点火花,发出吱呀的声音后就彻底失效。

    东南看着鼻青脸肿的王石,笑呵呵道:“你他喵的真是够厉害,合着我刚才说你土包子没见过高科技的时候,你丫的也在心里说我是吧。”

    王石现在不敢说话,没办法,对面人多。

    东南不再理会王石,转头对孔风说道:“割他喉咙!明白吗!”

    孔风咽了一口唾沫,看了看了惨不忍睹的王石。

    说实话,他长这么大杀鸡都不见得杀过多少次,这要他sha ren,真的是一下难以接受。

    东南早有预料孔风心有妇人之仁,但没想到这么严重。

    东南又说道:“你呢,杀不杀他是你的事,我不管。他接下来做什么我也不管,他叫人来把我们抓了,我也不管。

    到时候是死是活也听天由命,你呢是打算杀他一人还是让我们这边五人送死,全凭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孔风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东南是做得出这种事的,那原本的心理接受问题就变成了孔风的选择题。

    毫无疑问,孔风闭上眼睛,右手一挥,一道无形风刃从他手中发出,飞向王石脖颈处。

    王石大吃一惊,说道:“内力外放!先天高手!”

    大吃一惊归大吃一惊,但王石不是会坐以待毙的人。

    只见王石如水中泥鳅一般一个打滚,躲过这一次攻击。

    王石看了看旁边被挖去一块的水泥,心中后怕不已。

    王石一个鲤鱼打挺,摆出一招螳螂拳的架势,整个人精气神瞬间变化。

    仿佛一代武林宗师站在你的面前。

    王石说道:“平生从未见过先天高手,今天有幸见到,死亦足惜!”

    话一说完,王石一个箭步就冲向了孔风,双拳直取要害,一拳攻下三路,一拳直奔胸口。

    孔风虽然从未和别人交过手,但心中也有了决策,脚底生风,将自己往后推出数米,躲过这一次攻击。

    王石见状怒道:“难道我王某后天巅峰高手还不配与你一战么,莫人啊!”

    王石双拳变化,脚踩旁边墓碑,借力高高跃起,一招黑虎掏心带着无边威势朝孔风袭来。

    霎时间,虎啸阵阵,威风凛凛,仿佛真的一只猛虎下山。

    孔风心中淡定如常,依旧借用风的力量将自己推走,等王石落地,在手中风刃发出。

    王石双足刚接触地面便用内力与地面碰撞将自己弹走,往旁边一跳,堪堪躲过这道风刃。

    摸着背后火辣辣的一块,王石知道这一块肉没了,血液不停的流出渗透他的衣服。

    他不怒发喜:“来的好!”

    王石用蛇拳攻击孔风,蛇拳变幻莫测猜不透会打向哪里。

    王石的身形同样如此,忽左忽右,明明看起来在原地徘徊,却不停的逼近自己。

    孔风老办法照用,往后一退,手中又是一道风刃打出。

    王石见了冷笑,身形一闪便躲过风刃,脚底生烟速度增快,瞬间来到孔风面前,蛇拳变寸拳,直取孔风咽喉。

    孔风眼睛瞪大面色苍白,不知所措。

    东南一声大喝:“吒!”

    这个声音从普通人口里发出恐怕没什么用,但从东南嘴里发出却是威力赫赫。

    王石身体一顿,双目失神,呆滞了几秒,虽然只有几秒,但确是致命的。

    孔风被这么一喝瞬间清醒,抓住机会一道风刃打去。

    无声无形,王石眼睛充满血丝。

    几秒后,王石的的上半身从腿上滑了下来,血突然喷涌,染湿了孔风一身。

    孔风满脸的血珠也不擦拭,只是站在原地大口的喘气。

    东南说道:“如果你一开始就直接三道风刃齐发,就没有后面这么多事了。不过也好,这次你的战斗水平应该提高不少。”

    看向已成为两节的王石,东南不由皱眉:“光头那家伙是怎么办事的,怎么连他是个武者都不说。”

    好巧不巧,光头正好又走了上来,看到满地的狼藉,不由咋咋舌道:“没想到孔老师这么厉害。”

    东南见了一声冷笑,一脚回旋踢,将光头重新踢回山脚,同时说道:“带一大桶水来!”

    每日一更,稳定更新,求收藏o(n_n)o

    (本章完)

    第17章 老婆本

    众人齐齐心中为光头默哀03秒,这货太作死了。【无弹窗..】

    孔风现在心中也平静不少,虽然还不至于sha ren如麻这种程度。

    但如果重新再来一次刚才的战斗,他至少能果断一点。

    孔风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自己注意从这方面分走,他问道:“先生,这武者又是什么?”

    东南双手抱胸,脸上带着点回味。说道:“武者可以说是和异能行者在同一时代出现,那时没有异能的武者不是好神,没有武功在身的异能行者不是好妖。”

    “哈?!”

    东南说的这些话信息量实在太大,众人一时间无法理解。

    脸上回味的表情消失殆尽,东南摆着平时的死鱼眼说道:“好了,这些东西你们不知道很正常,毕竟太年轻。你们只要知道我们惹到麻烦了。”

    耗子说道:“老大你说的麻烦是指武者吗?”

    东南点点头说道:“不错,武者一脉底蕴深厚,一直隐藏在世界各地。

    而我们异能行者因为上次战役人数大减,导致无数异能飞向各地,或敌或友,无法掌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和武者比较就是毫毛比大腿。”

    这些话有多处了许多信息爆炸的词汇,但众人却是不懂,只能通过猜测一知半解。

    孔风眉眼中透着忧愁,毕竟这事是因他而起,他说道:“那我们该怎么样?不如我去道歉?”

    东南听了不由发笑,肩膀都随之颤抖,笑道:“呵呵,道歉?你知道什么叫以命抵命吗?

    你今天杀了这个王石,说不定哪天就有王石的师兄师弟来 men报仇,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交待。恐怕你死了还不够。”

    东南说到这,突然仰天长笑,说道:“幸亏这王石的死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孔风你接下来赶紧想办法增强自己的实力,不然我都保不住你啊!哈哈哈哈!”

    好吧,先生的确个性十足,不过他说的对,我是得增强自己的实力,不然会拖累先生的。

    孔风并没有对东南的话产生什么负面情绪,反而以此激励自己。

    耗子、成是非两人对东南的独特风格也是见怪不怪了,只是撇撇嘴没有说什么。

    东南收回笑脸,对耗子说道:“项林的dian ha打通了没,他儿子保镖都死了还不慌?”

    耗子摇摇头,把手机给东南看,上面通话记录显示着十几个拨打失败。

    东南拿过手机,往项林手机号发了一条短信:

    你老母再唔接dian ha就等住执尸啦!

    耗子凑着脑袋看着,见到这么一句话疑惑道:“什么意思啊?”

    东南笑了笑,说道:“一个咒语,只要学会,你想跟谁打dian ha就能跟谁打dian ha。”

    耗子满脸质疑,说道:“不会吧,这么神奇?”

    东南自信道:“你不信?待会你看项林会不会打dian ha过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五秒钟的时间,项乐天的手机就显示有人打dian ha过来,正是项林。

    耗子一脸惊讶,说道:“老大快接啊,好不容易能打dian ha了。”

    东南却是不急,语重心长道:“慌什么,忘了咱们的目的吗?项林敢拒接我们dian ha,说明他有底气,现在王石一死,再加上我的咒语他就慌了,所以才打过来,我们现在是主动方,不要急。”

    东南手指在手机上一划,拒接!

    耗子走到东南身边,细声细语的说道;“老大,那个咒语你懂得。”

    东南又笑了,眼中藏不住的狡猾,这一幕耗子是当局者迷看不到,不然铁定会知道有诈。

    而孔风、成是非两人看到了,不想提醒,倒不是不够义气,而是东南这人你们懂得。

    东南伸出食指、中指、大拇指,做出了一个国际手势,说道:“那个咒语我不懂。”

    耗子急了,说道:“不是,老大你之前不还用了么,怎么突然不懂了呢。”

    东南一脸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将手摆在了耗子面前,国际手势用力揉搓了一下,说道:“这个!懂了没!”

    耗子恍然大悟,长呼一声:“哦~!”

    已经明白的他连忙从鞋底掏出一张银行卡,有点不舍的递给东南,说道:“这是我存了三个月的钱,这里面还有一万多,老大你都拿去。”

    东南满脸嫌弃的躲开那张有味道的银行卡,疑惑道:“你丫的不是每次跟我说你的工资有大半都寄给你老母了吗?!”

    耗子手脚并用的解释道:“对呀,这不她又用不上这么多,又寄回来了嘛,叫我娶个媳妇给她看看就行。”

    东南略微思考变想通了,说道:“哦呵呵,你想要用我这个咒语和路莘莘打dian ha是吧?!”

    耗子想也没想到就说道:“哦对哦不对。”

    他连忙改口:“哪有的事,我是打算和别人打dian ha呢。”

    东南笑笑也不揭穿,说道:“咒语给你可以,当然没有问题,但这是上半部分,下半部分你打算用什么来换呢?”

    耗子听了一惊,但瞬间反应过来,精明道:“嘿嘿,老大你不要骗我了,我明明看到你只发了那么一句话,哪有什么下半部分。”

    东南摇摇头,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你脑子怎么瓦特了呢?你想想,如果仅仅是那么一句话是不是谁发都行,那这个咒语还有什么意义?下半部分才是关键!”

    耗子茅塞顿开,说道:“哦!这咒语就像是一把锁和一把钥匙,上半部分是锁,我拿了也没什么用,还需要钥匙!对吧!”

    东南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对对对。”但心中却是笑开了,帮我圆谎圆的这么漂亮,也是人才。

    耗子满脸不舍,但很快脸上浮起一抹坚毅,二话不说把另外一只鞋给脱了下来。

    好家伙!里面还有一张银行卡!

    耗子拿着这张卡,说道:“老大,刚才是我的老婆本,现在这个是我的棺材本,你都拿去吧。”

    东南满意的点点头,他是不打算碰这些有味道的银行卡。

    东南将目光转向了成是非,说道:“小非非你拿着,里面的零头就算给你小费了。”

    成是非当然是不愿意的,但实在承受不住东南眼中的逼迫,只好将银行卡放在了自己口袋里。

    每日一更,稳定更新,求收藏o(n_n)o

    (本章完)

    第18章 咒语

    东南奸计已经得逞,眼中的笑意已经止不住了。【阅读..】

    耗子没有看到,有点急,说道:“老大,咒语”

    东南将咒语发到了耗子手机里,嘱咐道:“切记,不到。”

    耗子点点头,这是他有用老婆本和棺材本换来的,怎么可能给别人看。

    东南看到耗子紧张的模样差点笑出声音,对耗子说道:“你附耳过来。”

    耗子面色庄重的侧耳倾听。

    &nbsesesame,发;bme_whitesesame,挖发哈!”

    东南说完之后,问道:“学会了没?!”

    耗子低声的重复了一遍,摇摇头:“没有记住,又是英文的又是吓人的,这哪记得住。”

    东南一脸烂泥扶不上墙的表情,说道:“废话,咒语能简单吗?幸亏光头不在这,不然我又要打人了。你忒笨了点!这次记住了!”

    耗子舔了舔嘴唇,认真道:“我准备好了,老大你说吧。”

    东南这次语速慢了许多,重复道:“bchitesesame,发;bme_whitesesame,挖发哈!”

    耗子一边听一边心中默记,而后又轻声念叨一边,算是记住了。

    学会之后,耗子魔怔似得,反复念叨,越念越顺畅。

    耗子开心道:“记住了!我现在好想打dian ha啊。”

    东南转身面向太阳背对着耗子,这下再也忍不住,肩膀因为笑的太夸张不停的颤抖着。

    就在这时,光头重新带着一大桶水回来了,看到东南背对着众人,不知为何整个人颤抖着。

    而耗子呢又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真的跟个耗子似得在那不知道念什么。

    这一幕,有点诡异啊。

    光头轻轻将水桶放下,站在孔风身边才有点安全感,轻声问道:“诶,这怎么了?”

    成是非还在和那两张有味道的银行卡作斗争,哪有功夫理会光头。

    孔风想了想,说道:“法不传六耳,不要知道的太多。”

    光头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看向耗子的阳光中带着点同情,不知道光头想哪里去了。

    东南笑够之后,看到光头来了点点头没有说什么,看向仍沉浸在咒语中的耗子,摇摇头的同时却带着点笑意。

    耗子突然想到什么,连忙对东南说:“老大,不要把这个咒语告诉光头,他比我还有钱。”

    东南只听到后半句,前面耗子说的什么他一点也没听到。

    东南眉头欢快一跳,说道:“光头比你还有钱?”心中暗道:又有人来送钱了。

    耗子点点头,说道:“那可不,光头本来不是汽修店的员工嘛,他有一次偷偷把人jia bao马的气缸给换了,转手一卖赚了不少钱。”

    “嚯~!”东南大吃一惊,重新打量光头,这丫的可以啊。

    耗子接着说道:“所以老大你就不要告诉他咒语这回事了。”

    东南想了想,今天赚了不少就不造孽了,不过这个光头确实可恨,明明这么有钱还欠着我那一万多不还。

    东南眼中透着狡黠,对耗子轻声道:“你想不想把老婆本和棺材本赚回来?”

    耗子听了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东南,心中暗道:您是那种能从你手里拿回钱的主?这不会有诈吧?

    东南见了心中暗笑,这机灵劲不往对的地方用。

    东南说道:“你把这个咒语提高价钱卖给光头,但不要给正确咒语稍微改下。”

    耗子心领会神,嘿嘿一笑,来到光头身边,故技重施。

    很快光头就上了钩,不得不说耗子欲擒故众这种套路用的比东南还熟练。

    片刻之后,项乐天的手机再次响起。

    东南不理在角落傻乐的光头、耗子两人,接通dian ha,开着免提。

    奇妙的是,dian ha接通之后,东南和dian ha那头都没有人说话,都在等着对方先说。

    东南打了一个重重的哈欠,足以让dian ha那头听到。

    对面终于说话了,一个带着上位者威严以及中年人的磁性嗓音:“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东南回了一个冷笑:“哼!在问别人名字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呢?!”

    想要空手套白狼?东南他不吃这一套。

    dian ha那头语气不紧不慢:“我以为阁下已经猜到我是谁了呢,既然阁下有这么一问,我还是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鄙人项林,思威集团董事长,也是阁下绑架之人的父亲。”

    东南用着夸张的语气说道:“思威集团!好霸气啊!没听说过。不过我绑架了两个人,请问你是这个一头彩毛的老爹呢,还是这个被我打了一顿的人的老爹呢。”

    项林对答如流,说道:“看来乐天他做了些冲动的举动,阁下教训也是应该的。”

    东南心中冷笑,这项林真是冷血,竟用商人之间那种方式和他交流,真是半点亏也不能吃。

    项林一直不问怎么才能赎回项乐天,那是因为一问项林就会陷入被动,这在商人眼里是大忌。

    东南不理会项林,把手机放在一旁,足以让项林听到他这边的动静。

    东南说道:“光头,拿水把项乐天灌醒,让他和他老爹说上几句话。”

    光头将心神从咒语上收了回来,接到东南的指令毫不犹豫就举起水桶往还在昏迷状态的项乐天脸上扣去。

    “咳咳咳!”项乐天再次被这种粗暴的方法叫醒,顾不上其他,趴在地上咳出不少水。

    dian ha那头有了反应,项林说道:“敢问阁下高姓大名,也许这只是一场误会,不如放了犬子我们好好聊聊。”

    东南拿起手机,用着调侃的语气说道:“你怎么就这么沉得住气呢。”

    话锋一转,东南将手机砸向项乐天,与项乐天脑袋发生亲密接触后掉在一旁,东南冷声道:“给我打!”

    光头也算是挨了一天打了,眼下这么好的机会发泄,如果不珍惜那就真的是浪费了。

    光头先是一脚踩在项乐天背上,让他爬不起来。

    再是一把趴在地上的项乐天转回来,未等项乐天看到蓝天白云,又是一巴掌把项乐天抽回去,从新和大地大眼瞪小眼。

    然后反复如此,这场面简直不要太吓人。

    不过光头用的是巧劲,仅仅会让项乐天痛感达到最大,但实质性的伤害减低了不少。

    至于这个方法是从那学来的,有这一句话叫做言传身教,再问,东南会不高兴的。

    每日一更,稳定更新,求收藏o(n_n)o

    (本章完)

    拉牛牛小说网 www.la66.com最快更新异能行者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