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借水消愁【1 / 2】

霜浓花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拉牛牛小说网www.la66.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福妞

反常,很反常!

候应该疯玩候,却躲

气炎热肚皮青蛙,再水缸玩水。

仔细比连雷活泼

“福妞?”

姐姐询问,福妞声叹息,摇摇头,故惆怅,“忧伤,像白懂夜凉爽!”

花妞懂热怕

花妞身准备走,被抓住低头,“。”

福妞摇摇头,抱啊!

问问?”福妞假装气双掐住肥腰,“啦!”

花妞脾气,顺思问:“?”

“唉,绕毛线。怕!”

花妞疑惑,

“谁?谁让绕毛线?”

福妞始掰指头数:“咱奶,香香奶,咱四舅姨婆,何外婆,阿七叔叔……”

花妞:阿七叔叔?混进应该混进

近红星产队始流打毛衣全队羊毛线分销头……

瑞带回包被宋濂万般嫌弃羊毛线受红星产队老少妇热爱。

少少余钱,拿七八两羊毛线回孙儿或件毛衣

羊毛厂羊毛线机器打圈,圈拧方便团。

福妞。

边绕毛线,边哄话,

福妞爱啊!

脚绕毛线,叭叭停,虐待爱!

门啦!

红星产队很喜欢项活,白拿针带线挺热闹

瑞清掉包羊毛线觉宽敞。宋瑞算嘴甜,脾气错,口碑少,少婶媳妇思。

七红妹妹,回绝

福妞宋祺昭凑块写业,写伸头做什宋祺昭按住,“写。”

福妞瑞哥哥太让啊!

瑞哥哥喝水?”福妞理解,瑞哥哥碗往嘴倒,问题倒进嘴,全洒身啊,“被呛吗?”

,宋祺昭哥哥嫌弃,“因病,。”

福妞乖乖听话,瑞却突碗往桌重重放,“借水消愁!”

孤苦难受满含思念颗真分毫未曾打冷漠弟弟!

福妞盯,突碗,仰头灌口。

借水消愁!”

宋祺昭:愁……

福妞愁眉苦脸:“太难写!”

真忧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