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牛牛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不知所起 > 第081章
    拉牛牛小说网 www.la66.com最快更新情深不知所起最新章节。

    ”媳妇儿,我错了,阿年,我真的错了,原谅我,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半夜,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耳边,忽然无比清晰地响起周亦白的声音,一直没有睡着的江年侧头看去,早就适应了黑暗的双眼,借着从阳台上倾泻进来的淡淡光线,看到的,是对着她闭着双眼,却正在低喃着的人。

    周亦白早就睡着了,江年知道,那此刻,他是做梦了,在说梦话吗?——

    媳妇儿。

    原来,媳妇儿叫的是她,不是叶希影啊!

    早在她去巴黎之前,就好几次听到周亦白不停地叫”媳妇儿”,不过,都是在他醉了的时候,她一直都以为,她叫的是叶希影,但今天看来,不是。

    慢慢的,江年侧过身去,面朝周亦白。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气你,想看你发火,想看你在乎我的样子,你不要生气了,别走,留下来,好不好”

    看着在外人的面前明明那么冷峻清贵,一副无比倨傲高高在上的模样,此刻,却像是一个犯了大错,在求人原谅讨人欢喜的孩子似的周亦白。江年忽然就有些想笑。

    其实她不怪周亦白,真的不怪,原本,就是她涉足了他和叶希影的感情,不管后来他和叶希影对她做过什么,她都不怪他们。

    因为,她是真的不爱了呀,既然不爱,又还有留着恨跟厌恶干什么呢,徒增烦恼吗?

    慢慢地,江年伸手过去,落在周亦白的脸上,微凉的指腹,轻轻地滑过他那线条清晰,轮廓分明的脸颊,低低道,”周亦白,对不起啊,竟然害得你爱上了我。”

    ”阿年!”就在江年话音落下,要抽回手的时候,周亦白却猛地一下,握住了江年的手,紧紧握住,”阿年,别离开我,我们重新开始,一切重新开始来过,好吗?”

    手被紧紧握住,江年浑身微僵在那儿,然后,依稀的光线下,她看到,有泪光,在周亦白的眼角闪烁。

    但此刻,江年分明感觉到,这不是周亦白的梦话,他醒了,只是,他在装睡而已。

    唉

    微不可闻的,江年一声叹息,只装做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只装做。周亦白还在做梦。

    然后,她并没有抽回自己的手,只是任由他握着,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天快亮的时候,江年反而睡着了,沉沉地睡了过去,等她一觉醒来,睁开双眼的时候,周亦白就坐在她的身边,握着她的手,陪着她,看到她醒来,他扬起菲薄的性感双唇,笑着跟她说,”醒了,早!”

    江年看着他,回以微微一笑,也说了一个”早”字,然后,撑起身子要坐起来。

    周亦白的反应却比她快,在她还没有用力的时候。直接过去,将她抱了起来,然后,就在她的头顶,咫尺距离的地方,柔声问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江年摇头,”没有。”

    ”那就好。”周亦白笑,尔后低头下去,去吻江年的额头,那么自然而然,无比习惯,江年想避开都没有机会,”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或者喝点水?”

    ”不饿,我先去洗手间。”说着,江年便要下床,去穿鞋。

    只不过,在她正要去穿鞋的时候,周亦白却已经在她的面前蹲了下去,要去握住她的脚,替她穿鞋。

    赶紧的,江年把脚缩了起来,尔后,看着周亦白,再认真不过地道,”周亦白,我不是残废,我也已经没事了,我更不是弱智,也不是孩子,我一个很健全的成生人,所以,你不用动不动就抱我,动不动就喂我吃东西,替我穿鞋,帮我盖被子,问我饿不饿,渴不渴,这些我都知道自己来做,不需要你帮忙。”

    她不是叶希影,她没有那么娇弱,不需要处处都依赖别人,更不以粘着一个男人为荣。

    周亦白半蹲在病床边,抬起头,看着江年,就那样,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听着她态度认真,语气严肃地跟他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整个人忽然就有些怔住,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对不起啊,我不是叶希影,你不需要把我当成她一样来对待。”看着周亦白忽然就怔在那儿说不出话来,江年又丢下这一句,尔后,自己穿了鞋子,直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叩叩”

    在浴室里,等江年洗漱的差不多的时候,门口,传来叩门的声音,她去开门,周亦白就站在那里,手里,拿着全套她换洗的衣服。

    ”不是想洗澡么,这是换洗的衣服。”

    看着他手里的自己全套的衣服,江年微微扬了一下唇角,接过,说了声”谢谢”,然后,又关上门,折回浴室,开始洗头,洗澡。

    无疑,她身上是干净的,但是,昏睡了那么长时间,现在自己站在花洒下,任热水从头顶滑下,慢慢流过全身,那种感觉,真的很好,从未有过的好。

    江年在里面洗澡,周亦白就一直站在门口的位置,等着她,生怕她在里面出什么事。

    因为很长时间没有自己洗头洗澡的缘故,再加上身体也确实还比较虚弱,所以今天,江年洗的有些慢,确切的说,是洗的很享受,所以很慢。

    周亦白等了十多分钟,还没有看到江年出来,没忍住,又叩了叩门。

    ”我没事,很快就好。”这回,不等周亦白开口,江年便回应他。

    等在门外,听到江年的声音正常,周亦白才又松了口气。

    大概又过了四五分钟后,门终于拉开,江年从浴室里出来了。

    看到她,几乎是本能驱使的。周亦白又伸出双手过去,微一俯身,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往病床的方向走。

    ”周亦白!”江年无奈,低低唤他,不过,却没有挣扎。

    周亦白只当做没听到,抱着她,轻轻地放到病床上后,他又折回了浴室,去拿了电吹风出来,然后,插上电,给江年吹头发。

    ”不用,我自己”来。

    ”你昏迷的时候,头发都是帮你吹干的。”在江年想要拒绝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时,周亦白开口,打断她,紧接着,电吹风”嗡嗡”地响了起来。

    江年坐在那儿,看着身长玉立,站在自己面前,五指成梳,动作无比温柔地帮自己吹着头发的男人,心中,霎时有股说不出来的柔软,再想要拒绝,可是,拒绝的话,却卡在喉咙里,再没有说出口。

    给江年吹干了头发,周亦白又把早上佣人送过来的保温盒里精致美味又营养的早餐,一样样的摆放到小圆桌上,事事亲力亲为,完全不用任何人帮忙。

    等他摆好了早餐,江年走过去,不用他说,自己端起一碗粥来,低头慢慢开始喝,周亦白坐在他的对面,也开始和她一起吃早餐。

    两个人,沉默地吃着早餐,等早餐吃完,有医生护士进来,安排江年去做进一步的各项检查,周亦白则如影随行,寸步不离。

    等做完所有检查,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周亦白推着江年,问她要不要去花园里散散步,晒晒太阳。

    在江年昏迷的日子里,在她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的vip病房后,每天天气好的时候,也就是上午十点多,他都会抱着江年,在阳台上晒太阳。

    ”好呀!”江年微微一笑,竟然答应了。

    因为她才醒,身体还离完全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能走多的路,所以,一路上都是坐在轮椅里,由周亦白推着。

    江年愿意和自己一起去楼下花园晒太阳,散步,这对周亦白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恩赐,内心无比雀跃的,他推着江年往电梯口走去,连脚步都是从未有过的轻快,那深邃的黑眸里,更闪烁着从未有过的灼亮的光芒。

    只是,令周亦白没有料到的是,他才推着江年出了住院楼,要往不远处的花园走去的时候,迎面,却走来了一道无比熟悉的身影。

    是沈听南,手里,跟昨天带来的花一样,是一束四色的矢车菊。

    周亦白看到了沈听南,自然,沈听南也不可能没看到他,毕竟,不管是身形外貌,气度长相,周亦白都太吸引人的眼球。

    看到周亦白,原本,沈听南没有什么好奇的,实在是太正常不过,只是,当他视线微微往下,一眼看到他推着的轮椅里坐着的人时,沈听南就如被点了穴般,霎那间,整个人彻底怔住,甚至是连手里的那一大束矢车菊掉到了地上,他都完全没有察觉到,所有的视线跟注意力,都全部落在了坐在轮椅上的江年身上,一瞬不瞬。

    周亦白停了下来,江年感觉到异常,也抬眸看去,当一眼看到愣在不远处的人时,她扬唇,笑了。

    虽然隔着十来米的距离,但她却分明看到。沈听南那红了的眼眶,还有眼眶里开始闪动的泪光。

    她记得清楚,出事的时候,她被撞飞,摔落在地,沈听南扑过来,颤抖着泪流满面的样子。

    现在,又还能看到他,看到这么健康俊朗的沈听南,真好!

    顾不得周亦白,江年从轮椅里站了起来,朝沈听南走了过去。

    看到居然能自己站了起来,走向自己的江年,沈听南眼里的泪,毫无预警,霎那便汹涌而出。

    下一秒,他迈开长腿,大步朝江年狂奔而去。

    就在离江年还有两步远的时候,他伸手过去,一把将江年抱进怀里,紧紧抱住。

    上午十点多的住院大楼外,人来人往,一个周亦白,一个沈听南,两个身形挺拔,高大帅气的男人原本就已经够吸引人的眼球了,现在沈听南和江年拥抱在一起的一幕,就更吸引力眼球了,过往的路人,都不停地扭头往他们看去。

    ”阿年,你终于醒了,太好,太好了”抱紧江年,因为太过激动,沈听南几乎泣不成声。

    江年却是扬唇,笑了,抬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道,”别难过,我没事了!”

    ”嗯。”沈听南沉沉点头,深吸口气,努力止住眼里的泪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没事的,你是江年呀,是我见过的天下最无敌的女孩,你怎么会有事呢!”

    江年笑笑,又轻拍了拍他的后背,问道,”公司怎么样了?”

    ”很好,一切都很好。”

    江年笑,”那就好。”

    不远处,周亦白还站在原地,一双手还握在轮椅的推柄上,一瞬不瞬地看着江年和沈听南拥抱在一起的一幕。

    此刻,他没有生气,更没有愤怒,有的,只是酸涩,还有难受。

    其实,江年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他最最羡慕的人,居然是沈听南,因为沈听南是江年的同学,研一的时候他们就几乎天天见面,天天在一起了,后来江年去了巴黎,也只是两个月后,沈听南也就追了过去,又天天和江年在一起。

    沈听南和江年一起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基本每一件都是快乐的,每一件都值得在心里留恋,可以说出来,细细口味。

    沈听南父母去世,江年陪在他的身边;沈听南接过沈氏,江年也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当沈氏遇到麻烦的时候,所有的困难,江年也和他一起面对。

    所以说,江年和沈听南,他们同甘共苦,拥有太多太多。

    如果,他和江年也有这样的时光,那该多好!

    ”你什么时候醒来的?”不知道抱着江年多久,沈听南才松开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笑的无比俊朗地问江年。

    &nbsp

    ;   江年扬唇笑,”昨天晚上。”

    ”怎么不通知我?”

    江年仍旧笑着,”太晚了,你今天来了看到,也是一样的。”

    ”阿年”看着江年,马上,沈听南又抱住了她,那种失而复得的欣喜与激动,他真的无法形容,从未有过,”你醒来,没事了,真好!”

    沈听南对自己是怎样的,江年从来都知道,所以,此刻他的欣喜与激动,江年真的很懂,很懂很懂。

    所以,她任由他抱着,哪怕他抱着他的力气大到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也不挣扎一下。

    ”阿年。你还会跟周亦白离婚吗?”抱着江年,沈听南怎么也舍不得松手,就在她的耳边,低低问她。

    ”会。”江年点头,毫不迟疑。

    ”那跟他离婚了,嫁给我,我们一直一直在一起,我会把我所有最好的统统都给你,好吗?”

    听着沈听南的话,江年眉心不由微蹙一下,”听南,”

    ”阿年,你站太久了,会累的!”就在江年的话还没出口的时候,周亦白已经推着轮椅走了过来,低低哑哑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响起。

    江年一侧头,周亦白的那张俊脸,还有猩红的眼,就近在咫尺。

    不由地,她眉心狠狠一蹙。

    看着已经走到身边停了下来的周亦白,沈听南这才松开了江年,对着周亦白道,”周总,这四十多天,谢谢你把阿年照顾的这么好。”

    ”阿年是我老婆,还轮不到你在这儿来说谢。”一声冷笑,周亦白回敬了沈听南这一句,尔后,就伸手去扶江年,嗓音一变,格外温柔道,”阿年,你不是要和我一起去花园里散步么,坐下吧,我推你过去。”

    ”周亦白,可以帮我一个忙么?”从善如流地,江年坐回了轮椅里,不过,马上,她却抬头看向了周亦白。

    ”嗯,你说。”周亦白自然不会迟疑。

    ”你可不可以去一趟银岭公馆的公寓。把我书桌上的电脑,还有那些书和资料,全部拿到医院来给我?”看着周亦白,江年说的认真。

    既然她醒了,总不能就呆在医院,一直躺在病床上,所无事是。

    时间对江年来说,向来是最宝贵的。

    再说,她的毕业论文还没写完,她昏迷了一个多月,是得抓紧时间把毕业论文准备好了。

    ”现在?!”显然,周亦白不想这个时候离开江年。

    江年微微一笑,点头,”可以吗?”

    ”好,那我先推你回病房。”既然江年想让他现在去,那他就现在去,周亦白没有拒绝。

    ”不用了,听南推着我走走。”江年仍旧淡淡笑着,低低的嗓音更是柔柔淡淡的,不带任何的情绪,可是,对此刻的周亦白来说,却是这世间最最残忍无情的一句话。

    看着她,周亦白喉头哽涩,那深邃的黑眸里,更是暗芒不断闪烁,但最终,他还是没有拒绝,只微微勾了一下唇角,答应了一个”好”字,又叮嘱道,”那你不要太累,早点回病房休息,你的手机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有事记得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其实,江年又怎么会有事要找他,主动打电话给他,他只是想让江年去把她的手机开机,那样,在他离开的时候,他随时都可以打电话给她,听到她的声音。知道她很好。

    ”好,我知道了。”淡淡的,江年点头答应。

    看着她,周亦白又勾了一下唇,温柔一笑,尔后,不管江年愿不愿意,当着沈听南的面,他俯身下去,在江年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我很快回来。”

    江年看着他,忽然就不说话了。

    周亦白却像是看不懂江年的情绪,对着她又无比温柔地一笑,这才转身,离开。

    沈听南站在那儿,对于周亦白对于江年所做的一切,他一点儿也不羡慕嫉妒,更加谈不上恨,因为江年那么肯定地答应了,她会跟周亦白离婚的。

    马上就要失去这么好的江年,周亦白真可怜。

    ”喜欢吗?”待周亦白转身离开,沈听南去捡起那束矢车菊,双手递到江年的面前,笑着问她。

    江年笑,接了过来,”很漂亮。”

    ”你喜欢就好。”沈听南也欢喜地笑,”走吧,我推你去那边。”

    ”嗯,好。”

    江年跟沈听南聊的,绝大多数都是沈氏的事情。

    自从她昏迷,周亦白没有再从中作祟之后,沈氏的形势,就越来越好,因为过去的两个多月,江年在的时候,制定了很多有利公司发展的好政策,之前公司是被束缚住,好政策没能体现出来,这过去的一个多月,公司被放开了手脚,之前改革的各种优秀和好处就都体现出来了。

    ”对了,你跟夏妍是怎么回事,怎么前段时间我去学校,她一提到你就变脸,还说跟你已经绝交了?”沈氏的情况说的差不多的时候,沈听南想到什么,忽然话峰一转,问江年道。

    提到夏妍,江年不禁无奈,”怎么,她还很生气吗?”

    ”阿年,你跟她到底怎么回事呀?”江年这么问,沈听南就更加好奇了。

    江年笑笑,也不具体多说,只无奈道,”我和她之前的误会,应该说不清楚,希望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女人被爱情迷惑的时候,往往别人说什么都是听不进去的。

    沈听南愈发好奇了,在江年的面前半蹲了下来,抬头一脸渴望的看着江年,”就不能告诉我?”

    江年笑,摇头,”你还是别知道的好,毕竟是女人之间的事情。”

    她怕沈听南知道了真相,会去找韩潇算帐。

    韩潇那种人渣,估计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再者,她不了解韩潇的背景,不可能让沈听南再为了她去冒任何的险。

    ”会不会累了,我送你回病房。”既然江年不愿意说,沈听南也就不再追问了,虽然他大概猜测,事情肯定没有江年说的那么简单。

    ”好呀,我有点渴了。”

    ”嗯,那我们回病房。”说着,沈听南起身,去推江年的轮椅,回病房。

    回到病房,沈听南给江年倒了水喝,然后又动手,将昨天的矢车菊换掉,重新摆回床头柜上。

    等他换好花的时候,手机在他的口袋里震动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公司打来的。

    公司秘书提醒他,中午十一点半,他跟市里的几个领导有个饭局,不能迟到。

    沈听南简单地答应一声,尔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你也在这儿呆了快一个小时了,有事就赶紧走吧。”看着他挂断电话,江年知道他有事,不等他开口,直接赶人。

    沈听南笑,在病床前坐了下来,尔后,去握住江年的手,格外温柔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有事?”

    江年把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斜他一眼,”沈氏现在刚刚起色,你能没事吧,走吧,有时间再过来。”

    ”阿年。”看着江年。沈听南丝毫都不介意她把手给抽走了,只是又无比认真的轻唤她。

    ”嗯。”江年点头,看着他。

    ”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的决定,但是,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等着你。”看着江年,无比认真地,沈听南沉沉道。

    江年看着他,却不由地低头一笑,”听南,不管现在还是以后,我们”都会是最好的朋友。

    ”好了,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等晚上我再带默琳一起过来。”就在江年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沈听南忽然站了起来,打断她,看着她的眉眼里,皆是温柔的笑意。

    江年点头,答应一个”好”字。

    不过,却在江年毫无意料的情况下。沈听南却忽然倾身过来,在她的发顶落下一吻,尔后又笑着道,”走了,好好休息。”

    话落,他直接转身,迈开长腿,离开。

    江年坐在病床上,看着大步离开的人,不由扬唇,无奈一笑。

    看来,改天,她还是得跟沈听南聊聊,就聊她和他之间的事。

    看着沈听南离开,人影消失不见后,江年想起周亦白说的,她的手机就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她昏迷这么久,手机一直是关机的,想必很多人找不到她,会担心吧。

    所以,她赶紧去拉开抽屁。

    果然。她的手机在里面,她拿了出来,立刻开机。

    一开机,各种各样的信息和未接来电的提示音就像潮水一样,不断地涌了进来,在江年的手心里一直不停地震动不停地震动,足足震动了五六分钟后,手机才停了下来,屏幕上,显示的都是未接来电和未读信息。

    江年点开手机,先略略看了一眼未接来电,然后,又去看未读信息。

    未读的信息就有不知道多少条,不过,其中却有一条,是五分钟之前才发过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显示的信息,是一段视频。

    江年不禁有些好奇,手指落下,点开。

    就在手指落下的下一秒,原本干净的手机画面,瞬间被男女疯狂纠缠的赤果画面给满满占据,男女靡靡的声音,也霎那在江年的耳边响起。

    只是一眼,江年便赶紧关掉了视屏,下一秒,她立刻捂住嘴巴,往浴室的方向冲去

    ”呕”

    冲进马桶边,江年对着马桶便吐了出来,然后一直吐一直吐,把早餐吃的那点东西,全部都吐了个干净,直到最后,把黄色的胆汁都给吐出来了,吐到她一双眼眶都变得猩红,她才停了下来。

    胸口处,没有愈合的肋骨,好痛!

    趴在马桶边,江年那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此刻,已经惨白的不像样子,整个人更是虚弱的要命。

    不过,她却扯起唇角,笑了。

    不过就是周亦白和叶希影的激情大片而已,她又不是没看过,真不明白,为什么每次看到,她都会这么大的反应,当初被夏妍拉着关在宿舍里看别的男女的时候,她也没有想要吐的冲动呀!

    现在,居然变得这么矫情了么?

    ”周太太,您怎么啦?没事吧?”护士进来,看不到江年的人,看到浴室的门是开着的,走过去一看,发现趴在马桶边异常虚弱,一张小脸苍白如纸,明显才吐过的江年,护士有些慌了,赶紧便过去扶她。

    借助护士的力道,江年站了起来,尔后,微微扯了一下唇角,冲着护士摆了摆手,踉跄着去盥洗台前,拿杯子接了水,漱口。

    ”周太太,您哪里不舒服,我现在去叫医生。”看着江年的样子,护士可是真着急。

    江年漱了口,又摇了摇头,”我没事,你扶我回床上休息一会儿吧。”

    ”好的。”答应一声,护士赶紧扶着江年,小心翼翼地出了浴室,将她扶到了病床上。

    只不过,更令江年没有料到的是,护士才扶着她到病床边坐下,陆静姝就来了。

    原本,陆静姝来了很正常,可是,她的身后,居然跟着叶希影

    拉牛牛小说网 www.la66.com最快更新情深不知所起最新章节。